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老三屆園地 >

陶民:話談“小六九”

時間:2019-06-24 17:09來源:網絡文摘 作者:陶民 點擊:
平心而論,“小六九”是從古到今從中到外,整體上在校學習時間最短教育質量最差的一屆所謂初中學生!靶×拧睂嵸|上僅僅是小學畢業而已。在“小六九”知青身上反映出多種社會矛盾,即69屆現象,也就不足為奇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人們都喜歡把當年上山下鄉的知青們稱之為老三屆,即66、67、68屆,唯獨不提69屆。這批應該66年小學畢業,69年中學畢業的學生被人稱之為“小六九”,“六九”就六九唄,偏偏還要加上個“小”字,似乎帶有一點貶義。

 

       從未聽說哪一屆學生,叫“小”XX,有嗎?獨此一家!同是“六”字頭的六六屆老高三和六九屆小六九,一“老”一“小”差距十分明顯。

 

       所謂老三屆,是文革前進入初高中的學生,不論在校時間長短都算,就連68屆僅僅進中學才一年文革就開始了,學習時間也不長,偏偏也算是老三屆。他們都是正規軍,老嘎得很,而且有正規文憑,當之無愧的老。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說,“小六九”都是不倫不類的群體。

 

       出生在五十年代,戰爭結束,一張白紙,百業待興。60年代初進入小學,正是學知識、長身體的時候,偏偏遇上三年自然災害,少穿倒也罷了,缺吃是明白的,連基本的糧食都得不到保證,更別提補充營養了,一個個面黃肌瘦,成了名副其實的“小”六九。

 


 
 
 
        66年,小學就要畢業了,“小六九”們按老師的要求填寫了報考初中的志愿書,可是連考試的機會都沒有,僅僅拿到一張由校長簽名的小學畢業證書,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就開始了。
 

       眼看著那些哥、姐們揣著紅寶書,扛起大紅旗,走南闖北進行革命大串聯,因為當時的規定,只有中學以上的學生才能開出證明,才能去各地大串聯。而“小六九”們被拋棄在小學、中學、社會、家庭之間莫名其妙地游蕩、徘徊,成了社會游民、混混,沒人疼愛的小西癩子。眼看著那些哥姐們活躍在文革的大舞臺上,破四舊立四新,抄家批斗地富反壞右走資派,“小六九”只有圍觀的份,只有起哄呼口號的份。哥姐們貼大字報,刷大標語,“小六九”只能提提漿糊桶。

 

       瞎混混到67年10、11月間,總算盼來一紙入學通知書,就近入學,管你小學學習成績好與差,沒得商量,不去也得去,誰也不得例外,于是乎,“小六九”們終于獲得進入中學學習深造的機會。

 

       鬧哄哄的文革如火如荼地進行著,校舍一片狼藉,“復課鬧革命”“階級斗爭一抓就靈”標語口號隨處可見。教室小、學生多,五十多人濟濟一堂,滿滿登登,想動一下都難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老師上課沒教材,學生聽課沒有課本,只有學校自行印刷的隨時可能丟失的幾頁據說是教學材料。油墨印刷時間長了,蠟紙褶皺了,就花了,字跡模糊,還要核對一遍。各科有各科的學習材料,一卷往兜里一揣,也沒人背書包,很容易弄臟丟失。因為是班主任老師教數學,課堂紀律好一些,數學幾何學得多一些,什么一元一次方程、全等三角形的定理、勾股定理等。其他科勉為其難對付著上,總有幾個起哄鬧事不愛聽課的學生,常常攪得老師沒法上課,課堂紀律可想而知。管那個語文女老師叫“小頭三梅”;物理老師叫“壓強”(因為教了壓力與壓強);代課的張老師是革委會成員,一只眼睛是白的,于是送了個外號“夜烏蛋”;瘜W課壓根沒上過,元素符號形同天書。英語課教了26個字母,毛主席萬歲,我們熱愛毛主席,我們是毛主席的紅衛兵等,至今還會口誦,手寫就不一定正確了。有作業做不做隨意,交不交隨意,反正沒有考試,沒有升留級,沒有獎勵和懲罰,時?匆妿讉工宣隊隊員(上海禽蛋廠的工人)戴著紅袖標,背著紅寶書袋,在窗外走過,算是巡回查看,每當這時教室里安靜了許多。時常有鬧事的學生被叫去教育了一陣、訓斥了幾句,倒也老實了一些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67年至69年底兩年時間下鄉勞動去了許多次,最長的是帶著行李去川沙龔路公社啟明大隊學農,半個月時間參加秋收,摘棉花、割稻谷、打稻谷,是坐川沙慶寧寺旁的小火車去的,集體宿舍打地鋪,熱鬧得很;學工勞動X次印象最深的是去禽蛋廠,十四、五歲的小孩,和工人一樣在屠宰燙泡的大池子邊上褪拔雞毛,沒有工錢、沒有津貼,據說拔雞毛算是臟活,每人每天5分錢的營養湯,讓其他學生羨慕得要死。因為是夏天,每天都有酸梅湯,甜甜的酸酸的,隨便喝,感覺特別好喝,特傻!

 

       掐頭去尾地算,“小六九”在中學學校的時間僅僅是兩年半,中間學工、學農、批判資產階級還占用了很多時間,臨了連個畢業證書都沒有拿到。說是初中畢業,其實空有其名。自然在人前矮了半截,甘愿被人稱之為“小”六九。70年開始等待畢業分配,學習最高指示,獻忠心,表決心,開大會,總動員,開小會分組討論,統一思想。春節過后,經三結合的畢工組討論研究定下每個學生的去向,然后陸續分批開拔了。其實目睹老三屆的哥姐們離開學校,“小六九”們早就知道自己的命運了。只是不明白憑什么人家是四個面向有個選擇,“小六九”就應該“一片紅”,一股腦兒一窩端,而且是六個方向:黑龍江、云南、江西、安徽等,唯獨沒有上海近郊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小六九都是些不滿16周歲的娃娃,個子沒長成,身體沒發育,甚至童音還未完全變過來,一群乳臭未干的毛頭小伙、小丫頭,離鄉背井,扛著行李卷踏上火車,當火車啟動的一瞬間,車上車下一片狂嚎慟哭,涕淚交加,就連火車的鳴笛聲黯然失色,就連上帝都為之動容的場面,至今還在我眼前晃悠;疖囈宦奉嶔と烊沟搅硕,一個從未聽說的小車站,成了生命中重要的一點;站在汽車上一路風塵十多里路到了分場。從此開始了長達九年的令人心酸卻難以忘懷的艱苦歲月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小六九”們私底下說是在修地球,美其名曰:屯墾戍邊建設農村,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。相比之下,每月31.25元的工資讓我們這幫“小六九”稍有心安,養活自己沒問題,君不見,很多農場老職工一家五六口人也只有這些錢,況且去插隊的朋友更困難。這點工資成了眾人羨慕的高工資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初諳人事的“小六九”品嘗著人生的酸甜苦辣,一言難盡的獨立生存,也是群體生活,讓“小六九”們懂得了生活的艱難,懂得了生存的艱辛,懂得了命運的叵測。夏天每天天剛亮就集合列隊跑操,冬天天還沒亮,迷迷瞪瞪地冒著零下好幾十度的刺骨寒風,照樣訓練,有一次,據說是零下38度出去跑步,那個冷啊,至今未忘。原本一心一意面朝黑土,背朝藍天的辛苦勞作,編織著扎根農村一輩子的噩夢。

 

       忽然有一天,傳來高校要恢復招生的喜訊,于是老三屆的哥姐們成了當然的老師,宿舍里掛起了黑板,上起文化課來,語文、數學、英語。放下鋤頭,重新學習,“小六九”激起高漲的學習熱情,期盼能改變自己命運的那一刻誘惑著每一個人。盡管有人表了忠心,要堅持鄉村的偉大勝利。當有人上大學走了,有人征兵入伍去了,有人投親靠友了,陸陸續續的,猶如一泓恬靜的湖水中投進了石頭,人們躁動的心一時間難以平復。盛傳多時解決知青問題的釣魚、撒網、拷浜終于到來了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返城了,各種各樣的理由:病退、頂替,全都走了,宿舍空了。高高興興地返城了,兩手空空地回家了,“小六九”們又陷入了重新認識、重新工作、重新生活的嶄新課題。要工作等分配,因為無技能,多數人只能在街道工廠里弄生產組“屈就”,要結婚沒錢沒房子,因為住房緊張,多數人只能在小閣樓中“窩居”,打地鋪。“小六九”們多少年后才慢慢地融入這既熟悉而又形同陌路的大都市。終于有了自己的小家,哪怕是方寸之地;終于有了自己的孩子,再苦不能苦孩子,傾其所有,呵護、培育,無微不至地,滿懷希望地熱切期盼孩子能夠出人頭地,有出息地生活在這個城市,體面地生活在人群中。2000年前,“小六九”再次陷入尷尬的境地,多數人面臨單位重組、整合。下崗了、轉崗了、買斷工齡了,沒有特長的的“4050”們中多數是“小六九”。上有老下有小,屋漏偏逢連夜雨。再次就業,再次上崗,再次認識。生活偏偏是那么捉弄人,歷盡坎坷的“小六九”咬咬牙,狠狠心,爬起來,撣撣身上的塵土,繼續掙扎在生活的漩渦之中。

 

       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。如今的“小六九”已經步入花甲,知青老矣尚能飯否?有的伺奉老人、有的照看孫兒,有的忙于兒女婚事,生活沒有安閑。只有夜深人靜之時,才能思忖自己的一生,才能回味自己的過去,才能放眼自己的未來。勞苦艱辛了一輩子的“小六九”們,誰會關注我們,誰會關心我們,誰會關懷我們。


 

 

       平心而論,“小六九”是從古到今從中到外,整體上在校學習時間最短教育質量最差的一屆所謂初中學生。“小六九”是在上山下鄉中被集體運動的所謂“知識青年”,實質上僅僅是小學畢業而已。在“小六九”知青身上反映出多種社會矛盾,即69屆現象,也就不足為奇。雖“貴為”知青,享受到一些知青政策,雖有少部分幸運兒早參軍、早返城、早上大學,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但從整體來說,無法改變“小六九”整體弱勢的客觀事實。從上山下鄉時的非工、非農、非軍、非學的無所適從的強烈失落感,一直到改革開放后的今天,內退、協保、買斷,時代的失落感依然強烈存在。其實“小六九”們心里跟明鏡似的,無論是何時,即使返城后也一樣,差距感,低人一等的感覺始終伴隨左右。就像沒娘的孩子,到哪都遭白眼。生活的煎熬,歲月的磨練豈是一句兩句話能隨便侃完。

 

       其實,我們都知道,總有一天,我們都會衰老,老態龍鐘;總有一天,我們都會化成煙塵,四下飄蕩;總有一天,有人會說,這幫“小六九”終于走了,話語中有慶幸、有哀傷、也有無奈。即使到了那時,我們還是“小六九”,這是一頂永遠都摘不下去的帽子,也許是永遠也不會消失的歷史符號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無數年之后,但愿人們人們能夠依稀記得,曾經有過一屆學生:一群名不成、功不就、吃盡苦、受夠累、遭人嫌、惹人煩。沒有上帝、沒有神仙,也沒有救世主,要創造我們的幸福,要安度我們的晚年,只有靠我們自己。珍愛吧,自愛吧,曾經的、永遠的“小六九”。愿“小六九”們能夠自強不息,趁我們現在還能走、能說、能看、能想,給自己一個幸福、安靜、順利、祥和、健康的老年生活。

 

 


 
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14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3d千禧试机号金码 查看山东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质和走势图 湖北快3开奖今天开奖结果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跟计划倍投为什么会输 股市数据分析 福建11选5推荐号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免费三肖必中特